1. <p id="f33ui"><strong id="f33ui"><xmp id="f33ui"></xmp></strong></p><td id="f33ui"></td>
        1. 如果有一天技術成熟了,你愿意吃一口自己的肉么

          品玩
          2023.03.20
          人造的那種。

          文:玄寧

          來源:品玩(ID:pinwancool)


          01

          “肉”


          牛肉下鍋,肉碰到熱油的瞬間,滋啦啦的響聲就來了。接下來是彌漫的香氣。


          人人都愛香噴噴的牛肉,最好是那些出身名門的牛:神戶牛肉、澳洲牛排、佛羅倫薩T骨牛肉,吃一口恨不得聽到山谷的風聲,聞到草原的香氣。


          擦完嘴沒人會無聊到探索這美味的終極來源。掃興的事自然歸科學家來做。


          滋啦啦的響聲是因為肉汁里的水分子在高溫熱油里極速氣化,體積極具膨脹而爆炸。而“肉香”來自被高溫物理破壞了的肌肉纖維,肌肉細胞釋放出了各種風味物質,在生肉的基本味道(flavor)之外,加熱過程中通過各種反應產生了化合物的氣味(aromas)。揮發性化合物與鼻腔后面嗅球的受體結合后,刺激大腦的感知反應。


          香。


          據科學家說,熟的牛肉可以用8種氣味來形容,像拆積木一樣,無非是分子重新組合成新的分子,碳水化合物、蛋白質及脂肪重組成新的總組成(gross composition)。


          甚至嗅覺只不過區區400種蛋白受體,味覺不過是幾十種離子通道蛋白和受體就完成了。


          于是“水初耗而釜泣,火增壯而力均。滃嘈雜而麋潰,信凈美而甘分”,就變成了梅納反應(Maillard reaction)、史崔克反應(Strecker reaction)、脂質氧化反應(lipid oxidation reactions)和硫胺素降解(thiamin degradation)。


          把美味拆成一點也不美的(和用自己名字命名的)科學名詞后,無聊的科學家們果然更進了一步。


          1950年代,荷蘭人Van Eelen在聽一場關于如何保存肉的講座期間突然想到,為什么我們不能像制造其他東西一樣,在實驗室中制造肉?


          既然肉就像積木,那么把口味和組成要素改用實驗室制造出來,再拼裝起來,是不是也一樣?這樣那些過去用來生產積木的動物們也可以解放出來。


          對Eelen和很多后來投身于此的科學家來說,“肉”一只是個模糊的名詞,牛背上切下的沙朗牛排,豬脊柱附近的豬排,都是“肉”,大多數情況下,它指的就是農場動物的肌肉組織——他們能夠理解的,是肌肉,組織,細胞,蛋白質。

          van Eelen

          所以,體外培育肉就是通過將一些細胞放在有助于它們增殖的營養混合物中來制造就行。等細胞長在一起形成肌肉組織時,就把它連接到一個可生物降解的支架上。這些裝置看起來就像纏繞藤蔓的棚架。這些肌肉組織在這里被塑造成想要的食物。


          Eelen在1999年申請到干細胞產肉的專利,他開始搭建這樣的設備,一個個藤蔓,一個個試管,一筆筆金錢。


          “關鍵就是你怎么樣去定義肉?”曹哲厚對我說。他是極麋的創始人,極麋是一家中國的細胞肉初創公司。它在杭州蕭山有一個小的實驗室,與公司辦公室一墻之隔。Eelen那些藤藤蔓蔓,在這里也都有。


          在Eelen最初的嘗試失敗的數十年后,全世界的科學家已經開始把他最初的想法帶入商業世界。Eelen在1999年拿到專利,2004年得到荷蘭政府資助,但最終沒能造出第一塊肉。而極麋的第一塊人造牛肉只用了4個月,這家十幾個人的團隊,在4個月內連續完成了兩輪千萬級融資。不過,這筆錢和“人造肉”幾年前的熱鬧相比,還是小巫見大巫。


          在Eelen苦于處處籌錢的數十年后,2019年時“人造肉”成了熱門的投資領域。美國的兩家公司Beyond Meat和Impossible Foods成了執牛耳者,Beyond Meat在2019年7月登陸納斯達克,成了“人造肉第一股”,股價和市值曾一度飆升。


          不過,它們主打的人造肉為“植物牛肉”,也就是基于植物蛋白的仿肉產品,而非Eelen癡迷的細胞培養肉。


          “其實就是素雞?!闭芎襁@樣形容植物肉。


          肉類在為我們提供著各種營養素,包括鐵、鋅和維生素B12,而這些營養素在植物中不容易找到,動物成了最穩定的蛋白質來源。但另一方面,科學也基本證實了,沒有肉,我們也能生存——數以百萬計的素食主義者已經在這樣生活,還有數十億人因為貧窮而不得不這樣生活。


          植物肉和細胞肉也在這種模糊中被混淆在“人造肉”這同一個名字下,被一起討論。但在哲厚看來,兩者的不同,關乎一切:


          “我得吃動物的細胞,我得吃動物的組織,我希望能夠獲得來自動物的蛋白質。細胞肉完全可以滿足,但植物肉比較難?!?/section>


          “而且,吃肉很大程度上也是一個心理的問題,是文化和心理上的一些需求。你可以每天什么東西都不吃,掛個營養液就可以活下來。但我們人的追求并不是這樣,我們人很多追求吃喝玩樂,里面需要對人文對口感對更高品質的需求?!闭芎裾f。


          一個肉食主義者。


          如此定義了“肉”,自然也就選擇了在細胞肉的路徑里走下去。


          技術的積累也在帶來新可能。今天細胞肉行業使用的技術,首先在過去十年在醫學領域得到普及。從我們自己的身體中提取健康細胞并利用它們來培育替代部件的想法已經從一個充滿希望的理論變成了一個個現實例子。而利用干細胞制造器官所需的技能與在培養皿中制作肉糜所需的技能相似。


          從帝國理工博士畢業后,哲厚的第一次創業,就是和父親一起創辦了原生生物,一家臨床級的細胞藥物開發公司。4年后,就像這項技術的流向一樣,他自己也從醫學領域來到了消費領域。


          02

          牛,螞蟻,和蘑菇


          “做出一塊細胞肉”這件事,今天依然沒有完全對應的一個學科。因此對于這個領域的創業者來說,如何定義這是個什么問題,決定了一家公司的路線,以及,未來的成敗。


          “現在有人把人造肉歸類在合成生物學,因為合成生物學就是一個交叉學科非常廣泛的學科,合成生物學就是怎么樣在原有的物種當中創造出一種新的物種和新的,不管是蛋白質也好,或者說物質新的生產的模式?!闭芎裾f。


          “合成生物學就像在生物上去做一些編輯,做一些編程,我發現很多創始人反而他們是工程學科的,我們現在認為細胞肉完全也是同樣的?!?/section>


          也就是,他把人造肉定義為了一個工程問題。


          而且,是一個龐大的工程。


          即便在實驗室的一方天地里,它就已足夠復雜。


          “我們現在分幾個大的板塊——細胞系、培養基、組織工程、反應器然后把它放大,這是四大板塊?!闭芎窠榻B。


          細胞系指的是從動物身上提取起始的干細胞,然后嘗試在體外擴增它,同時也會在細胞上做一些編輯優化,讓它可以成為一個擴增效率比較高比較皮實的細胞,它們會最后成為細胞種子庫。


          “如此做成后,我們就不需要再從動物的身上去持續的提取細胞了?!闭芎裾f。


          接下來是培養基,它是今天細胞肉公司們的成本最大頭,也是最集中在解決的難題。


          一方面,是怎樣優化培養基的配方——它需要六七十種不同的細胞成長因子,氨基酸,或糖分等,它們的配比比例至關重要;另一方面,人們也在尋找更便宜的原料去替代傳統非常昂貴的培養基成分。


          至于組織工程,則是在解決讓細胞肉更像一塊肉的形狀的問題——吃起來是肉,看起來也是肉,那么它就是一塊肉了。


          而最后的板塊,已經指向走出實驗室后未來更龐大的工程——它很可能發生在“工廠”里。


          “我們在細胞大規模培養的時候可能需要非常大的廠房,非常大的容器去養這些細胞,我們就需要把反應器和放大的過程做優化?!闭芎癖硎?。今天全世界都還沒有做過這么大規模的細胞培養,細胞廠房和細胞培養容器上的優化和設計更多是下一階段的任務。


          這四個環節,關關難過,且不存在標準答案。解題方法是不斷嘗試,甚至是大開腦洞的嘗試。


          比如,從牛,蘑菇和螞蟻身上獲取靈感。


          哲厚和他的團隊喜歡觀察牛,這種食草動物吃草吃谷物,然后通過胃里的一些酸酶把它們消化,再吸收到身體里面,它的肌肉細胞因此可以生長。


          “所以我們在想怎樣在體外把這些草谷物里的營養液提取出來,再把一些廢液去除,然后讓它們去直接去養細胞。這樣的話成本就相對來講非常便宜,因為它不需要去養這些器官,只要直接轉化成動物的肉就可以了?!?/section>


          另一個靈感來自一種螞蟻。

          “我們在研究的一種螞蟻,它會去養蘑菇,就是把樹葉撿下來之后帶回家,作為一個菌菇的飼養場,之后就直接吃蘑菇螞蟻就可以長大?!?/section>


          實際上這個過程是把植物的營養變成了菌菇的營養,然后菌菇通過這個過程多增加了一些蛋白質和氨基酸,完成了某種轉化,最后螞蟻再把這些轉化的氨基酸吃掉并變成動物的蛋白質。而這對細胞肉的生成過程很有啟發。


          “我們怎么樣把不同的營養、不同的蛋白質去做一個轉化,怎么樣把植物里面的東西,通過類似于真菌的模式,再變成動物的蛋白質,這個是我們在思考的?!彼f。


          “我們在做一個創新的蛋白生產鏈?!?/section>


          哲厚認為這一切都說明它本身是一個工程的問題——因為目標非常明確,就是怎樣把成本降下去。


          “我們現在是做一個工程化思維的生物公司?!?/section>


          他形容自己的團隊一方面在探索一些已知的解決方案,另一方面在找一些我們都不知道是否存在的解決方案。


          “一方面我們依賴于之前的經驗,同時我們也在做比較藝術性的開創性的研發,用一些奇思妙想把成本大大降下去?!?/section>


          03

          吃一口自己的肉?


          在跟哲厚的聊天中,會感覺眼前的一切都在一種有確定性的未知里。于是,在當下的實驗室時期和遙遠未來大規模的工廠化生產之間的那個階段,就成了人造肉產業把自己投射到那些已經發生的偉大技術變革上的最佳機會。


          就在3月初,極麋對外宣布了他們在這個階段里的最新進展:在成本側,他們已“將培養基成本降至百元范疇,僅為市面培養基售價的3%”;同時,在產品側也取得了巨大進展:成功研發出了中國首塊100%細胞肉,即國內第一塊完全不含植物支架的動物細胞培養肉產品。

          圖片來源:極麋

          這讓曹哲厚更有理由去想象當人造肉的產品第一次觸手可得時,面對它們的大眾會如何抉擇。而他喜歡類比電動汽車市場的演進歷程。


          他認為電動車這個名字本身也是因為技術的一個突破,從技術來命名了電動車。但發展到今天,人們不再像五年前會糾結它這個新技術的特性,而是開始因為它加速快,因為它用起來便宜等理由而去買它。


          “這其實跟它底層的這種技術已經有點脫離了,而人造肉也要經歷這個過程?!彼f。這個過程靠的就是足夠強的產品力。


          “就是你自己有相應產品的優勢逐漸去轉化那些一開始遲疑的人群?!彼f。


          所謂產品力,可以做一個想象:未來的細胞肉,成了一種標品,甚至在安全,口味,營養成分構成上都可以實現極致定制化。


          “你想要什么樣的肥瘦比我都可以做出來,它的批次一致性是非常強的,每個批次不管是哪頭?;蛘吣膫€部位我都可以做出來,我可以做出來完全是你想要的那塊肉,而且你每次復購都可以從得到完全同樣的體驗?!彼f。


          甚至,按照這樣的思路繼續想下去,那些沒有機會吃到的肉,比如恐龍的肉,都可能會變成某種細胞培養肉的“口味”擺在貨架上。甚至,有一天,你我可能都有可能吃一口用自己細胞培養的,自己的肉。


          “你可以想象,在未來一個小孩從小基本都是吃細胞肉長大,我再給他一塊屠宰的肉,他會覺得你怎么會從動物身上切一塊東西下來給我吃,完全無法想象?!闭芎裾f。


          “當細胞肉上市后,大家一定還會去抨擊它,這個就是多數對于少數的不確定性和不安全感。但當細胞肉變成多數,當到達一定的時間點之后,你相信我?,這一切都會改變?!?/section>
          創博會2024 食品創新交流群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勵

          品玩
          回頂部
          評論
          最新評論
          這里空空如也,期待你的發聲!
          微信公眾號
          Foodaily每日食品
          掃碼關注Foodaily每日食品公眾號
          微信分享
          打開微信掃一掃分享當前頁面
          国产强被迫伦姧在线观看无码|乱片AA视频国产乱片子|91大神精品网站在线观看|欧美性大战XXXXX久久

          1. <p id="f33ui"><strong id="f33ui"><xmp id="f33ui"></xmp></strong></p><td id="f33ui"></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