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p id="f33ui"><strong id="f33ui"><xmp id="f33ui"></xmp></strong></p><td id="f33ui"></td>
        1. 對話百事、昌進生物、利樂:如何借勢可持續商業戰略實現創新增長?

          Foodaily每日食品
          2023.06.14
          人、價值、創新是三大核心維度,人與企業的鏈接、社會責任與商業價值的平衡、供應鏈上下游的可持續創新、企業與社會的可持續發展統一.....都需要建立在企業的可持續商業戰略之下。


          面對日益嚴峻的經濟不確定性、政治環境變化,以及環境和社會等問題,可持續發展愈發被列為企業發展的首選項。另外植物基、微生物發酵蛋白和細胞培育蛋白等食品科技逐漸出圈,這一類企業發展生物產業,向植物、動物和微生物要熱量、要蛋白,更是天然的ESG踐行者。


          當下在中國市場,越來越多的企業意識到可持續發展與商業戰略有機融合的重要性。部分企業已經積極探索出適合自己的可持續發展路徑。


          為此,在5月14日的Foodaily創博會全球創新峰會上,波士頓咨詢公司(BCG)董事總經理、全球資深合伙人楊立,對話百事亞太區戰略、業務發展和風投負責人汪還瓊、上海昌進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創始人&首席執行官駱濱、利樂大中華區企業傳播副總裁牟曉燕,以“如何借勢可持續商業策略?”為話題,圍繞可持續戰略,共同探討了可持續發展與中國企業實踐,共話食品產業新未來。


          從左至右:波士頓咨詢公司(BCG)董事總經理、全球資深合伙人楊立,百事亞太區戰略、業務發展和風投負責人汪還瓊、上海昌進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創始人&首席執行官駱濱、利樂大中華區企業傳播副總裁牟曉燕


          雖然業態不同、發展階段不同,但他們認為,“人、價值、創新是三大核心維度,人與企業的鏈接、社會責任與商業價值的平衡、供應鏈上下游的可持續創新、企業的可持續發展與社會的可持續發展統一.....都需要建立在企業的可持續商業戰略之下?!?/p>

          以下是圓桌內容整理:


          01

          可持續不應只是環保,

          而是企業發展戰略和商業運營模式


          楊立:請各位談一談你們對“可持續商業發展”這個詞的理解到底是什么?


          汪還瓊:我是汪還瓊,在百事負責亞太區的戰略業務發展和風投工作。在百事看來,可持續發展是落到企業最終的價值觀,著眼于未來,而且要科技創新的戰略轉型和升級。今天我們所說的創新不是純粹的一個形象工程,它需要非常強大的技術科技的支撐,同時它也是對于我們所在的社區,對于消費者、對于地球乃至生態環境的一種承諾。


          涉及到商業層面,在這家公司內部,可能是端到端的整個產業鏈,從上游農業開始到供應鏈,到運輸、渠道,直到交付消費者手中,它是端到端的戰略升級轉型,這是我們對可持續戰略的綜合理解,它支撐的是更高質量的發展,也比較呼應我們國家提出的高質量發展,它不只是速度的追求,是更提質增效的發展模式。


          楊立:我聽到的關鍵詞,首先是端到端,從最早的原材料到最后把產品交付到消費者手中這種全方位的升級。第二個是高質量,提質增效,也是可持續帶來的戰略提升。駱總怎么看?


          駱濱:我是昌進生物的駱濱,我們是做生物蛋白領域的。我們對可持續的理解,如果把它總結一句話,“以更少創更多,就是用更少的地球資源,利用科技改變”。這種更少并非是節約獲降低生活質量,而是通過科技達到對人的需求和對地球資源的依賴、索取,達到這樣一個平衡,科技去解決問題。


          可持續不僅僅是環保的理念,聯合國的可持續發展有17個分項,包括人與自然環境、人類生活、解決饑餓問題等。單從食品領域來看,也分為很多方面:一是對地球、人類、環境的可持續;二是供應鏈的可持續;三是質量上面的可持續,可以不斷提升,達到更好的質量要求;四是成本上的可持續,依賴地球資源、消耗型的企業,成本是很難可持續的。


          真正達到消費愿意的可持續,是通過科技來推動技術進步,有一個非常強的供應鏈。對消費者來說,可持續也是一個非常時髦的話題,它是能夠深入到每個消費者心里的,可以把我們的理念和技術、產品和消費者很好的聯通起來。


          楊立:以更少創更多,這是非常精辟的總結。和企業探討可持續的很多時候,大家認為這是環保行動,其實ESG在環保之外有很多對社會的責任,以及人與社會的鏈接。商業利益發展和社會責任之間的平衡,也是在可持續發展當中一直在面臨的挑戰。


          牟曉燕:我來自利樂公司。利樂公司是一家全球領先的液態食品加工和包裝解決方案的提供商,為客戶提供從食品加工到包裝端到端的服務解決方案。因為業務的性質,雖然我們不直接生產牛奶,但我們跟食品行業是息息相關的。站在利樂公司的角度,我們對于可持續發展的看法定位,主要是在幾個方面:


          利樂把可持續發展作為公司經營的理念。利樂創始人在創立公司時說過“一個包裝所帶來的節約應超越其自身成本”,也就是由利樂所發明的創新的常溫紙包裝,可以更好地保護食品,延長貨架期,從而實現長距離運輸,減少食物浪費,這就產生了大于包裝本身的價值。


          從公司成立開始,“保護好品質”就是我們的品牌承諾,也是可持續發展理念最直接的體現,它有三個重要的支柱:保護食品、保護人類、保護地球。


          利樂每十年都會更新一次全球戰略,每次必不可少的一個戰略重點就是可持續發展。在2030戰略里面,可持續發展和創新、質量以及優化運營,作為全球的四大戰略重點??沙掷m是我們的核心戰略之一,它已經滲透到我們日常運營的方方面面。


          02

          不同業態、不同發展階段的企業,

          如何擁抱可持續商業戰略?


          楊立:大家都講了對可持續商業戰略的理解,在各個公司占據了很高的地位,具體在公司運營當中體現哪些部分?


          汪還瓊:在消費者面前,它可能是一份產品,但背后其實是非常龐大的全產業鏈的端到端的體系在支撐著可持續。第一個我們在農業端的可持續,包括怎么幫助農協農戶進行節水減排;第二個在供應鏈端,我們怎么樣幫助我們所有的工廠做節能減排這樣一些創新,百事在中國的第九家工廠落戶在山東,將會是百事實現凈零排放的高標準工廠示范。


          第三個層面,來自于對消費者和對社區的承諾。我們對消費者會提供更多產品組合上的選擇,以前消費者購買產品是出于一些沖動性或者享受性的需求,現在即使是在這樣的需求下,我們也會提供更好的減糖、減脂、減油的選擇,同時提供更健康的、作為能量補給的產品,給到消費者多元化的選擇。


          汪還瓊,百事亞太區戰略、業務發展和風投負責人


          楊立:百事是在2021年公布了正持計劃,這期間也有一些調整,為什么?這些計劃間有什么區別?


          汪還瓊:2021年正持計劃,即正向的可持續計劃,淵源有十多年了,經過了十幾年的不斷迭代。從最早是百事公司對社會的承諾,把可持續發展的承諾嫁接在業務結構里面;到后面迭代成為營之有道,是要把企業業務的快速發展和可持續性策略的目標做一個平衡,兩手都要抓;到今天正持計劃,包含對農業、供應鏈和消費者選擇的正持,這是百事內部所有戰略轉型和升級。


          楊立:這個主線沒有發生變化,只是包含的范圍更廣闊了?;氐今樋?,昌進生物本身是一個可持續發展的代表,在環境保護之外,昌進生物又是怎么樣在本身新蛋白研發之外去做一些可持續的工作呢?


          駱濱:本身我們這個行業是可持續帶出來的一個領域,做的事情就是用技術來推動可持續發展,具體來講就是要提高效率。有一句話,“要高效地利用地球資源,有限的地球資源高效利用,達到最大的效果?!北热缇N改造、工藝提升,菌種相當于我們的種子,這個種子能夠更少地利用地球資源,生長的速度更快、效率更高、提高的營養價值最高,這就是我們的研究。


          在這種研究下,我們現在一代產品主要是微生物的,二代產品是在研究通過把其他哺乳動物的蛋白進行工業化的精密制造,跟原來的牧業脫離,以更低的成本、更高的效率生產出來高營養價值的蛋白。2-3平方公里的生物工廠可滿足上海全年的蛋白質需求。一個生物反應罐可滿足5000-10000人的蛋白質需求。從這個角度來講,滿足全上海人的蛋白質供應,能節約多少耕地,保護多少樹木森林,科技的推動是很難想象的。


          但是在商業化上,怎么能夠讓我們的消費者理解,需要達到一個平衡。消費者好吃是第一位的,怎么達到既是可持續,又能為大家樂于接受是我們不斷攻克的挑戰。


          圖片駱濱,上海昌進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創始人&首席執行官


          楊立:科技賦能效率提升,聽上去非常驚人,在產業發展之外帶來了額外的益處效應,當然剛剛說的口味、價格、成本以及可持續之間的平衡,的確也是大家一直在探索的事,駱總有什么體會,包括現在食品科技領域在商業運營上存在一道成本的關口沒有走過去。不知道昌進生物在這個方面怎么規劃,包括克服這個挑戰的?


          駱濱:挑戰從幾個方面,第一個成本方面,科技進步必然帶來成本向前,但是它有一個階段。隨著科技現在迭代速度很快,制造業非常發達,我覺得這個時間不會太久,企業也有這個耐心去面對這個挑戰。但因可持續而造成的成本高價不應該轉移到消費者身上,把社會責任加到個體上或者忍受一個很難吃的東西都是不合理的,我覺得還是要以人為本,以消費者為本。


          第二個是第三極生物的挖掘,地球上除了有動物、植物外還存在第三極生物,就是微生物,技術的發展一定能找到適合人類食用的、非常營養、對地球非常環保的,只是這個過程需要挖掘。


          可持續發展真正的結果推動力來自于消費者,它能否持續,消費者起到關鍵的因素。不斷的滿足消費者的差別就是可持續,我們應該站在消費者的角度去推進我們可持續的產品。同時可持續發展要關注自己自身的可持續,可持續發展也要可持續。


          楊立:駱總給了我們很多信心,很多理念我也非常認可,我們要讓可持續真正深入人心,首先得先是一個好產品,這點非常重要。也期待駱總能帶著昌進生物為食品行業做出更好的產品。想問一下牟總,在利樂這邊,我們觀察到去年利樂發布了碳中和的目標,包括達到碳中和的路徑。具體在執行當中,利樂在做一些什么具體舉措?


          牟曉燕:首先澄清一下,站在利樂公司的角度,我們并不是從去年才開始設定碳中和或是跟碳相關的目標。事實上,利樂公司很早就開始關注溫室氣體排放、開展氣候方面的工作。自1999年起,利樂每年都在核算、排查和報告自身的能耗和溫室氣體排放的情況,到現在已經持續了24年。利樂公司全球是在2005年設定了第一個碳減排的目標——到2010年在產量提升的情況下自身運營的碳排放相比2005年減少10%;2010年又制訂了全球第一個全價值鏈的碳減排目標,在產量提升、業務成長的情況下,到2020年,將碳排放維持在2010年的水平。當然兩次我們都超額完成任務,甚至2020年全價值鏈的碳排放相比2010年減少了19%。


          在這個基礎上,利樂全球提出了“3050”計劃,即30年要達到自身運營的凈零排放,50年是全價值鏈的凈零。中國作為利樂全球的一部分,也一直是沿著這個路徑在走。去年,為了響應中國“3060”的目標,也為了支持客戶、行業伙伴的工作,我們發布了中國單獨的碳排查數值及路徑。


          牟曉燕,利樂大中華區企業傳播副總裁


          楊立:除了自身外,利樂是食品飲料企業非常重要的合作伙伴,在這其中,利樂扮演什么樣的角色,您是怎么和合作伙伴一起踐行可持續的?


          牟曉燕:我們在中國經營到今年已經是第44年了,我們一直踐行“與中國行業、中國客戶一起成長”的理念。在可持續發展議題上也是一樣的。從很早開始,我們就圍繞可持續產品和理念與客戶保持著良好的溝通交流。這幾年,我們越來越感受到,其實我們從中受益良多。


          中國乳制品行業、飲料行業的企業,跟我們持有同樣的理念,他們在經營觀念上都非常先進。我們現在跟客戶合作的方式,更多的是互相學習、互相促進。我們都非常堅定地認為,可持續發展一定要有一個全價值鏈的概念,需要全價值鏈的推動。在價值鏈的各個環節,大家一起尋求解決方案,這才是可持續解決方案?,F在,我們在中國的一個很重要的工作就是交流,參與并搭建平臺促進整個價值鏈上下游的交流,讓大家用一個價值鏈的視角共同探索解決方案。


          我們還有一項重要工作,就是堅定地推動低碳循環經濟的解決方案。首先,在自身的業務范圍之內設定非常清晰的目標。比如,我們的食品加工設備其實是在客戶工廠里運營的。我們對利樂最佳加工生產線解決方案就設定了非常明確的目標,即對比2019年基準年,到2030年要實現運營過程中的耗水、食物浪費和碳排放分別減少50%。更重要的是,為了達到共同的目標,需要整個產業鏈、價值鏈上所有相關方的共同努力?,F在的中國食品飲料行業,至少在可持續發展上已經形成了一個非常良性的生態圈。


          03

          讓可持續發展成為商業通識、準繩


          楊立:中國食品飲料行業在可持續發展當中到底處于什么樣的位置,無論是和中國的其他產業相比,或者跟國外的食品飲料市場相比,我們現在處于什么樣的發展階段?


          汪還瓊:其實也很難從一家企業的角度來評價整個行業,可能會角度上有所偏頗,但我自己會感受到,如果說食品飲料行業,面對的是未來的消費者,精神上的擴容,物質上的追求,脫離純粹的性價比或物質本身功能性價值,他會想到社會屬性在哪里。整個食品飲料行業在看這個問題的時候,要用前瞻性的眼光,和消費者鏈接互動的眼光,看可持續策略對商業的價值,這個價值挖掘點在哪里,不是做公益慈善純粹付出性的,最終是賦能到整個到的產業環境和消費者過程當中。


          對于可持續,大家肯定會有很多討論,實踐的也參差不齊,作為大企業,我們也有責任義務,更多的往前多走一點,哪怕多走一步,也是作為行業領導者引領時代的發展。同時希望大家更早意識到,根據自己的發展階段和能力,去適配公司的業務架構和地位。

          如果種一棵樹最好的時間是十年前,其次最好的時間可能就是現在,可持續發展策略這個話題其實就是這樣一個有時代使命感,同時又有社會和消費者屬性的課題。


          駱濱:我覺得有幾個趨勢,一個是消費者,以更少創更多,大家會更關注輕飲、低脂、健康,吃進去負擔更輕一些。第二個后疫情時代,對健康更關注了。另外中國消費者非常認科技,全世界的媒體上面報道,只有中國的媒體和文章寫科技創新這四個字的量是最多的,無處不在,深入人心。最后消費者的環保理念正在提高,我們在澳門展出的產品中有一款是可以減少油脂的,非常受歡迎,每個人問哪里能買到,說明消費者是認同的。


          牟曉燕:利樂是一家全球公司,在全球160多個國家都有業務,我們也經常跟其他市場的同事交流。談到中國的任何一個話題,不管是可持續、產品創新,還是技術,一旦落到中國,都呈現出同樣的關鍵詞,那就是,而且創新力也很強。因為可持續不是紙上談兵,它背后要有非常強的創新能力來支撐。一定要有切實的解決方案,才能夠真正帶來改變,去實現這些數字上面的目標。


          我自己的感受是,在中國從2019年提出“3060”目標以后,不管是對這個話題的探討,還是其他相關的工作,都發展得非常迅速?,F在我們經常會有一種緊迫感,覺得我們要做得更快一點,才能夠更好地支持中國客戶在可持續議題上的需求。


          楊立:最后,請用一兩句話總結一下對可持續商業發展的一些經驗也好、總結也好,或者說給在座各位的一些分享。


          汪還瓊:可持續戰略,對于企業來講是文化和價值觀的輸入。當面臨重大選擇或有關鍵重大戰略問題時,如做產品時,企業可以決定放什么、不放什么,零添加可以給到消費者更小的負擔、更健康的選擇,在健康和美味的選項當中,如何調整你的菜單,當面臨選擇誘惑挑戰的時候,企業的標準、出發點是什么,一個企業如何做出選擇,可持續就是這樣的一個準繩。


          駱濱:可持續發展真正的結果推動力來自于消費者,它能否持續,消費者起到關鍵的因素。不斷地滿足消費者的差別,這就是可持續,我們應該站在消費者的角度去推進可持續產品,同時可持續發展要關注自身的可持續,可持續發展也要可持續。


          牟曉燕:我認為一定要抱持長期主義。做業務的人當然都希望百年基業能常青,但是長期主義不應該是結果,而應該是做事情的出發點??沙掷m這個工作至關重要,哪怕在大家都還沒有關注的時候,也要像一個苦行僧一樣堅持投入,一點一點去積累,去撬動,努力付出??偨Y來說,我們一定要有長期主義的心態,把可持續發展作為一個準繩、一個價值觀,以可持續的方式去做可持續發展。


          楊立:在不同行業的踐行中,食品應該是踐行最徹底最早的行業,也希望大家把可持續發展盡早提上企業發展的議程,一起來打造中國食品飲料企業可持續發展的未來。

          創博會2024 食品創新交流群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勵

          Foodaily每日食品
          回頂部
          評論
          最新評論
          這里空空如也,期待你的發聲!
          微信公眾號
          Foodaily每日食品
          掃碼關注Foodaily每日食品公眾號
          微信分享
          打開微信掃一掃分享當前頁面
          国产强被迫伦姧在线观看无码|乱片AA视频国产乱片子|91大神精品网站在线观看|欧美性大战XXXXX久久

          1. <p id="f33ui"><strong id="f33ui"><xmp id="f33ui"></xmp></strong></p><td id="f33ui"></td>